成为“宋运辉”有多难

发布时间:2019-01-25 07:22

最近看《大江大河》,看到宋运辉的命运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跌宕起伏

从因为家庭成分的关系失去上高中的资格,去农村插队养猪

到77年政策放宽参加第一届高考

到虽然考上全县第一却仍因家庭成分上学受阻,倔着性子在公社大院背了100多遍人民日报社论

到进入大学宽松的政治环境,沉浸在紧张的学习氛围中如饥似渴的念书

到关心姐夫家的农村大变革

到大学毕业后初出茅庐进入大国企后的执着、努力、吃苦耐劳、不流于脸面的钻营、被利用着同时也利用别人

渐渐成为了那个和原来的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宋运辉

看小说中宋运辉刚进工厂那一段,我常常会有很强的代入感,也会问自己,为什么我没能成为宋运辉?

先说进厂的时候,我们被关在上海电机学院的大礼堂里集训一周,开始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这种重工业很难招募到名牌学校的学生,后来一起培训的组里有清华的材料系的同学分在上核,交大的小姑娘和我分在一个厂里,还有我高中同学上外德语系的同学分在汽轮机厂,一下子也没那么失落了

让我至今都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在组内活动中极具领导力的清华同学让我们在朗诵比赛中跟着他一起大声喊着“历史不会忘记我们!历史不会忘记我们!”

再说第二点,万事开头难,有一个好师傅真的可以加速新人的成长

当时我大学还没毕业,厂长说:小马,你先来厂里,有事交给你做。刚进厂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重大事故,冶铸厂浇钢水的时候钢水贱出来碰到了旁边的油泵,油泵爆炸烧伤了在边上的30余个工人,这些工人被大面积烧伤,非常非常惨,当时班车上每天都会有老师傅议论说这些人下半辈子基本就废了

当厂长和我说让我去准备乳化液废水处理站的技术改造方案时,第一感觉是惊讶,我虽然学的是环境专业,但并不熟悉乳化液的处理工艺,领导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一个人,况且我还没从那起重大工伤事故中缓过来呢

后来的几天,我还经常会在厂里迷路,再后来,开始熟悉了环境和生产工艺,开始查论文,问师兄,看现有设备运行情况,和设备商交流,做招标技术文件,工作开始慢慢起步了

那是一段很艰难的过程,没人带很难放开手脚,走车间的时候,看到各种火红的钢锭和到处浓烟滚滚的车间,作为一个学环境的人,我是真的很难想象这居然是上海的工厂,厂里居然还这么脏乱差,这么落后,制水煤气的废水老远就能闻到很浓的酸味

虽然已经调试了好久那个早已造好的除尘器,可依然于事无补,工人要么觉得看不清,不愿意用,要么就是用了也吸力不够,很多烟尘都逸散出去,那时候,那种无力感会特别特别强烈

 

而宋运辉因为被水书记看中后,就被安排了一车间技术最好的工段长做他的师傅,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束缚他,让他尽力学,给他鼓励,给他自由

当时和我一起进厂的大学生中,有五六个被分配到当时我们厂最先进的二车间,管理全世界最大吨位的油压机,俞书记亲自鸣锤的车间,但也没人带没人管,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每个人手上都有很多活,大家处理自己的工作,确保安全生产都来不及,也不知道你大学生会做多久,根本不会在意你,很多人被荒废了半年一年就自动离职了,亦或者就是躲在小角落打ps

这和《大江大河》中整顿办的大学生一年后一事无成并无异处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宋运辉,但是宋运辉的背后有黄师傅的带教,有水书记在他去北京之前给他写的条子,联系的档案资料,有徐县长为他联络的进口设备商,有刘总工提出的重新选拔外商谈判人员的“假公济私”,有程厂长在他调试设备期间给他的无限的支持

如果说前两点是基础,那第三点则是他那么年轻就能坐上车间主任的决胜法宝

宋运辉有着令人难以察觉的钻营,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会很坚定地但不露声色地去争取

他很清楚“荣誉可以给你,也可以拿走”,所以他专心学习技术,成为有用之人,一有空就在图书馆查阅资料,理论联系实际,不到一个月就对厂里的生产工艺摸得清清楚楚

他很有主见,会分析问题,也会判断局势,当从北京查资料回来,即便知道刘总工让他第一时刻去找他,他还是根据寻建祥描述的厂里情况分析后,径直去找了水书记,并在FRC论证会上,初生牛犊不怕虎,为水书记漂漂亮亮地赢得了决定性的战斗

他善于识人,看出程开颜资质平平,却能为自己所用,利用程开颜在厂子弟中传播虞山卿躲避刘启明的事,从而顺利地离间了刘总工和虞山卿的关系,成功获得了与外商谈判的资格

这个人很努力、很有原则、很狠!

最近看到澎湃的一则新闻“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上任”,这个人妥妥地就是现实版的宋运辉嘛

刘俊义从一线工人做到潞安集团党委常委、副书记、董事、副董事长,此次提名担任潞安集团总经理,也是颇为不易。新闻中说潞安集团拍摄于2015年的专题视频介绍,当时刘俊义的妻子没有正式工作,长期在外打工。经常有领导提议把其妻子招聘到公司上班,但他每次都拒绝了,还因此受到了妻子的埋怨。

2012年,刚刚就任潞安集团煤基合成油公司生产技术部副部长的刘俊义,接到上级要求,将一项化工产品对标国际巨头南非萨索尔公司的生产工艺和产品指标。在收集信息无果的情况下,刘俊义通过代理商,高价购买了萨索不同型号的产品,进行反复实验。其每天加班2个小时,在当年获得了全套实验数据。在2014年9月获得了合格的产品,使潞安集团成为全球第三、国内第一家能独立生产高熔点特种蜡的企业。

可能成功的人都有成功的人的不易,我还是就做一个每天更新的小艳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