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学习和继承周恩来总理

发布时间:2019-01-29 18:40      

胡宗翰 2019/1/29 5:05:35

看了高卉发的周总理那幅油画和她的评论,重温了我去年看【海棠依旧】时做的一个片段视频。想起了周总理接见我的情景和他注视我的目光。我决定上面说的四幅图应该重新绘制。安排在春节前争取做完。春节期间还是休息一下,去公园走走,休息一下眼睛。

        我说两颗原子弹宣告了世界摩登舞的彻底死亡。我这些语言,这些措辞,不会改变。这也是我和周恩来不同的地方。我也不会累死。越是怀念周总理,学习周总理,我就越是寸步不让,顽固到底,死战到底,坚决要在2098年带那个时候三十岁以下的女士跳舞上成都-上海-北京-东京-巴黎-纽约的电子墙。这就是我对周总理的最好的学习和继承。

        1976年哭别总理心欲碎八亿神州泪纷飞的日子,我翻译英国赛赛克斯大学研究生教材【液压伺服机构】进行到尾声,同时我独自研究设计的带真空补油装置的油压机正在车间里安装,我三天三夜没回家,外面雪花飘飘,半露天的车间我带领工大学生夜以继日地干活,我的棉衣被机油湿润了。用煤油桶做了一个很大的火炉烤火。一次性试车成功只更换了一个弹簧。我在翻译的书的扉页记下了那个悲痛的时刻。从那时到今天我无一日不是这样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