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建国,把中国核电推向国际顶级

发布时间:2019-03-15 17:31

他是家里地位最低的好男人

却是能把中国核电推向国际的顶级工匠

华师傅今年59岁,和视频里看到的一样,衣着朴素,头发花白,眼神犀利。

他说,在上海滩,除了他估计没人敢说钳工第一。

华师傅这样说,有他道理的。

1990年,他代表公司参加全国职工技能大赛,在上海钳工选拔赛中一举夺魁。2003年,他再次参加全国职工技能大赛,再次夺魁。

时隔13年,43岁的他拿起锉刀,还是一样游刃有余。

专家评委大为诧异,四十多岁了,还坚持在一线。就华师傅这种职业精神和专业水平,绝对够资格称得上“上海第一钳工”。

华师傅叫华建国,是上海的首席技师。1980年,他从上海汽轮机厂技校毕业。当时技校学的都是实打实的真本事,可以说在学校里,已经吃起了萝卜干饭。走出校门,他已经是一个基本功相当扎实的钳工了。

华建国从上海锅炉厂的钳工做起。十几年的时间,诸多世界级的项目上留下了他的印记。

中国首创反应堆压力容器主接管采用车铣加工

中国第一根船用曲轴最终机加工

世界首台AP1000堆芯补水箱机加工

世界首台16500吨油压机关键零件机加工

09系列核潜艇用反应堆压力容器加工

中国首台1000吨级加氢反应器密封面加工

在这些“中国首创”和“世界首台”的背后,都有这位并不时常被人提起的华师傅。

2007年,华建国来到核电公司。

深孔钻磨削,支撑板拉刀磨削,夹具设计、制造、机加工,钳工零件制造,他一下子钻进了要求更精密的工作中。

那几年,他参与了秦山、昌江、宁德、红沿河、田湾、阳江等项目的制造、抢修及技术指导,涵盖国内90%以上的核电站项目。在修缮三代EPR、AP1000堆型、CAP1400堆型的关键部件时,自创世界领先的修复技术,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四代核电的建设上作出突出贡献,“金属雕刻家”的美誉,也在那时留了下来。

有多少磨练,就有多少认可。

2014年华师傅获“上海市技能大师”,大师工作室也从那时候成立起来。他俨已成为核电公司的“镇馆之宝”。许多在外人眼里不能做的活,在他手里都能手到擒来。

还记得视频中的故事吗?打磨误差小于头发丝的十分之一,这是他的绝活。

焊接总要留下疤痕,核电反应堆的密封面也不例外。焊接探伤检测发现瑕疵,就需要“剜除”,再进行补焊。补焊疤痕需要做修复,它们不仅涉及到美观,更牵扯到材料应力和设备寿命,最严重时还可能导致核泄漏。这种补焊疤痕极难修复,不仅是一个精细活,还是一个100%手工活。

精细到什么程度?

在100毫米跨度中,偏差不超过1丝。

要平到什么程度呢?

比镜子还要平。

2016年夏,由核电公司承接的石岛湾高温气冷堆密封面出现了补焊情况。好几个钳工师傅花了几周的时间都没能修复到位。只能请华师傅出马,华建国没什么特殊工具,拿着一把小钢锉,轻装上阵。

华师傅就是靠这把小钢锉,经过成千上万次地打磨,最终,把这块补焊疤痕打磨得平滑如镜。设备验收时,监造不敢相信。

“不是补焊过吗?补焊痕迹呢?”

“磨掉了。” 

“磨掉了?焊痕阴影呢?”监造追问。

“也磨掉了。”

“怎么可能!”

“就这双手上,练三十年,你也可以!” 

华建国说,年轻人磨不掉,是手上的劲道不够。这种劲道是需要经年累月练习的。“年轻的时候,每天练一两个钟头是常事。”当时,为了练习这种劲,他把一根直径50毫米的45号铁棒锉成一根铁钎,完成了现实版的“铁杵磨成针”。暑往寒来,他磨坏的锉刀堆成了山。

可能你记住了华建国这个名字,但比这重要的,是记住他身上匠心卓越的精神符号。正如视频的名字《平凡的荣耀》,匠心卓越的身份无需伟大,他可以是家里地位最低的好男人,也可以是庞杂制造环节中的一名小钳工;但匠心卓越的目标必定不凡,他要把核电站压力壳密封面的百毫米误差控制在头发丝的十几分之一,又要把中国核电推向国际的顶级。